“稳住法域,结阵飞遁!”

  撕裂苍穹,动摇宇宙的传送光柱,在有准备的王渊指挥下,没能给将真仙法域炼成一片的六魔宗众人带来太大的影响。

  空间晃动,天地倒悬,虚空裂缝与从其中涌出的虚空风暴,对于没了天道压制,可以随仙人心意改动现实的真仙法域来说,并不是什么太大的威胁。

  这些可以碾碎虫群,撕裂恶魔,将歼星舰当小舢板蹂躏的灾难,甫一靠近六魔宗一众,就会被围绕着他们,将他们牢牢包裹在其中的真仙法域彻底分解。

  从物质基础层面的分解。

  无论是分子原子,还是地火风水四元素,只要不是气与炁,就会被法域中彻底扭曲的规则给粉碎一空。

  若非这动荡的“拼接”宇宙中,还真有一些仙道世界的空间碎片在如电激射,王渊他们一行,还真就能在这末日一般的“盛景”中闲庭信步,顾盼之间欣赏其他文明势力的窘态。

  没办法,谁叫在没有天道重点压制的情况下,真仙法域就是个可以收放自如,大小随心,移动如意的真神神国呢?

  当然,除了王渊他们一行,还有一些极为强横,极为顽强的家伙,是不会被这突如其来的灾难所影响的。

  除了跟在王渊他们身后,意图不明的“老乡”们,天生可以操控引力的牧星人,本来就适应虚空环境的虚空生物,以及那些以毁灭宇宙为天职的归墟魔神,同样可以站得稳稳的。

ag线上娱|优惠  不过,不知是因为利益诉求不同,还是王渊他们颇具威慑力,这些可以“站稳”的角色们很是默契地没有找王渊一行人的麻烦,就算他们已经看出,那破坏力过于惊人的传送光柱与王渊他们有关,且有个主神核心莫名“失踪”,亦是如此。

  毕竟宇宙不是他们的,主神核心还剩两个流落在外,为了一个猜测就对上一看就不好惹的王渊一行,怎么想怎么不值得。

  没错,就是不好惹。

  踏入战场,撑开法域的王渊一行,可以说是完全绽放了他们的“威慑力”。

  不说那连成一片,有幽深静谧,万魔潜藏;有亭台楼阁,仙禽瑞兽;有青山翠柳,虫蛇毒蛊的真仙法域。

  就是那法域之中灼灼刺目的宝光,就足以让旁人不敢妄动。

  携山带岳的如意,生死轮转的玄印,金光璀璨的利剑,兜天纳地的蛊袋,烈焰升腾的幡旗,幻光重重的宝镜……

  “修仙者就是富啊!”

  这声感慨源于一个侥幸存活的轮回者,拥有吸血鬼与僵尸双重血统的他,对于法宝仙器什么的,还是有不少了解,且曾经也抱过一些幻想的。

  “得了吧卢卡斯,主神空间都没了你还想那些干什么,想想怎么逃出这里吧!”另一位在第一波冲击下,侥幸存活的半机械轮回者,很是不给面子地戳破了那位名叫卢卡斯的轮回者的幻想,且很是实事求是地说道。

  “那些修仙者的脾气,你轮回过那么多次又不是不知道,你这个白皮没希望的!”

  ……

  就这样,在亮出足够的威慑力后,缺乏阻拦的王渊他们,很快便接近了“战场”的中央,接近了那已经完全暴露出地表的前线基地。

  其实现在说前线基地“暴露出地表”已经有些不太准确了,在战火与超规格传送的洗礼下,曾经承载基地的那颗半残星球,现在已经完全碎裂了。

  赤红近黑的地幔岩浆,犹如星球的鲜血,已经在周遭的空间铺开了一大摊子,破碎的地壳夹杂其间,就如吐血之人呕出的破碎内脏一般,血腥残忍。

  不过还好,就在这“血案”现场的中央,前线基地还算完好的保存了下来。

  在太乙分光阵,两仪元磁化生阵,金刚曼陀罗阵的共同护佑下,基地与它的地基宛若一片浮岛,宛若一艘孤舟,在岩浆与风暴的海洋上起伏飘转,虽然看着有点吓人,短暂时间内却没有倾覆的危险。

  “老王,先等等!先不要让基地里的小的们放开防御法阵!”就在王渊一行靠近前线基地,准备接头的时候,坐在铁背苍蜈身上的龙月灵发出了警示。

  “九大派的人没有跟上,他们撤退了,这不合理!”

  “你怀疑他们另有阴谋?”王渊闻言心中一沉,隐有预感的他也察觉到了一丝异常。

  在夺取主神核心的行动上,九大派下的“力”似乎有点太少了,就算打算坐收渔翁之利,都跟半路了,这时候不意思意思也有点说不过去了。

  “就地结阵,通知基地里的人,让他们联系诸天秘魔,问问那些老魔,能不能将基地与基地外面的我们一起从这个宇宙中拉出去,另外传讯张继业,让他去督天院守着,九大派一有异动就尽快通知我们……”

  身为仙人,心有疑虑就该果断行动,敢于忽视预兆,预感,卜算,心血来潮的家伙,被坑死的几率可是要远高于一惊一乍的神棍的。

  ……

  同一时间,这七彩斑斓的拼接宇宙之外,某处难以探寻的虚空中。

  “这么坑万魔真君不大好吧,毕竟我们与六魔宗还是联盟关系。”看着附着在水幕上的圆光,看着其中转播的宇宙内部情况,战天城城主刑鸣略有不安地说道。

  “这不是临时行动没来得及通知他嘛,事成之后真君应该会理解我们的,毕竟这次行动真正的主持者也不是我们!”星楼观观主袁镇我捋了捋胡须说道,他的眼神在此时却是有意地瞥向了隐秘空间中的另一波人。

  上五派联盟。

  “这次怎么说都有我们的问题,等王真君回返,我们需多做补偿才是!”同样捋了捋颌下的胡须,四圣庭青龙主敖征却是“义正言辞”了许多。

  “哼,一个个的,却是比我七情圣教更像魔门!”一项与袁镇我不对付的袁晴雨出言讽刺道。

  “等老魔头发飙,看你们的脸皮怎么挂得住!”

  “咳咳,我们还是想想上五派联盟,是怎么联系上那些离去的门派先辈的吧!这次我们太被动了!”

  :。:

欢迎大家访问:塔奇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tqbooks.com/book/16139/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