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

  薛柯枚两眼怔怔地看着娟娟那渴望和祈求的眼神,她疼爱地用手摸了摸娟娟稚嫩的脸庞,看着她,知道她现在对金钱还没有什么概念,所以,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她叹了一口气,半晌,才说道:

  “傻孩子,你想的也太简单了,有些事情你现在还不懂,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啊?”薛柯枚知道出国读书对娟娟的诱惑很大,她心里很乱,心情也是十分的复杂。

  “……不嘛,妈妈,我就要去,我就要去嘛。您不是经常教育我,让我好好一定要好好读书吗?可是,现在机会来了,您怎么反而不同意我读书深造了呢?”娟娟毕竟还是一个小孩子,她怎么能够知道妈妈此时的心情呢?于是,她开始一边摇晃着妈妈的胳膊,一边像个小女孩一样,向妈妈撒起娇来了。

  “娟娟,你别……别这样,让妈妈冷静一下好吗?况且,这也不是一下子能决定了的事情,妈妈现在的心里很乱,让妈妈好好想想再做决定,好吗?”

  本来,薛柯枚平时对女儿并不溺爱,相反,她一向对娟娟的管教还是很严格的。可是,当女儿丢失了这么长的时间,现在终于再次回到了她的身边,她怎么能够舍得还是像以前那样,再训斥她一顿呢?不能。至少现在不能。

  况且,此时的情况又和以前大不一样了,毕竟,对薛柯枚来说,丈夫刘春江当前下落不明,生还的希望已经几乎完全渺茫,这对她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此时,如果在女儿刚刚回到她身边,在她失去了高考机会,而且又遭受到周围人们的各种风言风语和猜测的打击,此时正需要有人来对她心灵上进行安慰的时候,自己这个时候,怎么能够再忍心责备她,在她伤口上撒盐呢?还有一点,女儿现在正是处于青春叛逆期,弄不好,她会再次离家出走,自己怎么能够再次失去她的宝贝女儿呢?

  可是,难道真的让娟娟出国去吗?

  这当然不符合薛柯枚的性格。

  当然,薛柯枚也知道,从娟娟的角度来讲,她想出国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的。而且,她之所以想急于出国学习,这只是其中的一个理由,更主要的是,是孩子想急于离开现在的这些各种流言飞语。这些因素,薛柯枚怎么能不知道呢?她当然知道。

  正因为知道这些情况,所以,薛柯枚知道,现在不好说服她,她准备好好想一想,该怎么给孩子做这个思想工作。

  娟娟看妈妈的表情十分的复杂,并且脸上也显出十分为难和痛苦的样子,她也是很懂事的孩子,见妈妈这样纠结和难受,知道再说下去会引起妈妈的痛苦,所以,她怔了怔,脸上流露出了一些失望的神色,眼睛里面也暗淡下来,之后,便低下头,松开了抓着妈妈的胳膊,卷缩在一边,也就什么都不说了。

  也就这么一转眼的功夫,娟娟就又恢复了之前王雪飞没有过来看她的那种状态,孤苦,忧郁,麻木,脸上没有一丝快乐的表情,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现出与她现在这个年龄显然不相符的样子。

  薛柯枚看到娟娟失望、痛苦的样子,她的心,仿佛是被人一下子甩入了寒冬腊月的冰雪之中,令她感到万分的寒冷。

  ——要不然,就让娟娟去吧?

  薛柯枚看着娟娟失望的样子,心里并不比女儿好受,她的心里开始有些动摇了。

  “不能。”

  这个想法刚一冒出来,薛柯枚便立即用手使劲地拧了自己的大腿一下,断然地否定了这个可怕的念头。自己不能为了女儿的一己私利,就丧失了自己做人的底线。这不符合她的性格。

  想到这里,薛柯枚便不再往这方面想了。她开始给孩子做饭,用做饭来转移注意力。

  饭做好了。为了能让娟娟高兴,薛柯枚特意做的还是娟娟平时最喜欢吃的一道菜——糖醋鲤鱼。

  可是,虽然薛柯枚特意为娟娟做了这么好的一道菜,但是,女儿却并没有胃口,她甚至尝一尝的欲望也没有。

  见娟娟一口也不吃,薛柯枚更是着急。可是,着急有什么办法呢?

  这样一来,弄得两个人谁也没有胃口。最后,不等天黑,母女两个人便早早地上了床,躺在床上睡觉了。

  可是,虽然两人都躺在那里,但是,这对母女辗转反侧,谁也睡不着。就这样,直到快要天亮,两人才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儿。

  一连两天过去了。两个人白天也没有什么话,晚上更是寂寞,房间里面的空气令人压抑而窒息。

  在这期间,王雪飞倒是也来过两次,但是,薛柯枚还是和之前一样,她谢绝了王雪飞以及杨子琪的好意,还是一点儿也不松口。

  王雪飞看看没有什么希望,最后也就不再来了。

  又是两天过去了。这日晚饭后,薛柯枚正坐在床边,想着娟娟的事情发呆,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薛柯枚凝神一看,“……杨子琪?”

  薛柯枚一开始还以为是看错了呢,当她再次凝神看时,这才确定,没错,就是杨子琪打来的,电话里的杨子琪说请自己过去一趟。

  ……这个杨子琪,她不是在美国吗?怎么想起直接给我打电话了?

  平时,她们两个人之间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一般情况下并不怎么通电话。

  对,一定是有关让娟娟出国留学的事情。

  自从杨子琪后来再次离开公司,去美国她姑姑那里居住,薛柯枚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杨子琪了。

  虽然说起来杨子琪还担任着公司的监事,但是,刚开始的时候,她有时候还会回来参加一些重要的会议,到了最近的这一年,基本上总是委托别人来代理她参加公司的会议。

  而且令薛柯枚感到奇怪的是,杨子琪约她的地址,并不是她的家里,而是在省城的一家很有名的高级宾馆。

  薛柯枚把娟娟安顿好,然后顺着手机里告诉她的宾馆客房号数,敲开门之后,一见面,她便愣住了。

  “……子琪,这么长的时间没见,你……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这么的瘦呢?”

  确实,一年多的时间不见,薛柯枚一下子就看出来了,杨子琪比起从前来,显得十分的消瘦。并且,脸色也不太好看。

  “……薛大姐,你还好吧?……来,快请坐。”

  杨子琪面对薛柯枚提出的疑惑,并不回答她的问题,只是淡淡地笑了笑,然后很热情地拉着薛柯枚,让她坐在客厅的沙发里面。

  倒完了茶水之后,杨子琪把茶水送到了薛柯枚的手中,然后仔细地观察了一下薛柯枚的脸色,犹豫了一下,这才惋惜地说道:

  “你……你的那些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唉,谁能想到,春江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说到这里,杨子琪的眼睛里面有些湿润了。她转过身子,轻轻地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

  提起刘春江,薛柯枚的心中也是一阵难受。

  薛柯枚知道,杨子琪虽然早已经离开了刘春江,嫁给了王雪飞,但是,在内心里,她其实还是深深地爱着刘春江。

  放在过去,她们两个可以说是情敌。但是,由于刘春江毕竟现在已经不在了,所以,她们两个现在反而成了同病相怜的人。

  当然,由于这么长的事情过去了,薛柯枚也渐渐地接受了这个残忍的现实。

  “……事情已经过去了,就不要提了……”薛柯枚摇了摇头,痛苦地说道。

  杨子琪见薛柯枚一副难受的样子,她也不忍心再往下说了。

  “……你最近怎么样了?看你的脸色,好像……好像……是不是休息不好啊?”薛柯枚一时不知道该用哪一个词汇,来说这个问题。

  “怎么样,娟娟出国的事情,大姐想好了吗?”

  杨子琪只是淡淡地苦笑了一下,并没有直接回答薛柯枚提出来的问题,而是把话题转到了娟娟的身上,关心地问道。

  “对了,我正要和你解释这件事呢。我真的很感谢你对娟娟的关心,但是,我考虑再说,觉得还是不能送娟娟出去……”见杨子琪问起来送娟娟出国的这件事,薛柯枚便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娟娟这孩子,怎么说呢,她这次能够平安地回来,总算是苍天对我并不绝情。…经过这个事情,现在,我真的害怕娟娟再次离开我……”薛柯枚望着杨子琪,手里捧着茶杯,喃喃地说着。

  当然,这也可以说是薛柯枚的真心话。

  “薛大姐,你的这种心情,我当然能够理解。可是,你要知道,毕竟出国留学,安全问题一般情况下还是有保证的。而且,能够出国留学,不管怎么说,对娟娟总还是有好处的呀!你要为孩子的前途考虑啊……这个道理,相信你比我懂得多。”

  “……子淇,你的心意,我……我真的领了。一方面孩子还小,另外,她明年还是可以重新参加高考的,我相信,以她的能力,考个像样一点儿的大学,应该还不是问题。”薛柯枚对杨子琪的这种真诚帮助,心里也是十分的感激。但是,她已经想好了,不管怎么样,她不能接受这个帮助。

欢迎大家访问:塔奇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tqbooks.com/book/22106/6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