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耳光

小说:始于太康七年 作者:章无不可 我要报错
  左侧,就是阻击黄绢贼正面阵地的正后方向。这一计策,也正是名为声东击西。

  这一切,郑胜瞬间明白,他转过身,望着面色惶恐的刘嗅儿,问:“这是怎么回事?”

  刘嗅儿握着郑胜的手,小声道:“人数有几十个,我没能数太清。羯奴和小婷在后面抵挡不了多久。世子,请早做决断。”

  刘嗅儿的意思郑胜当然明白,但他抿着嘴,指着不远处仍在咬牙向前冲击,但脸上已不是暴戾凶悍,而全是不满、疲惫之色的黄绢贼们:“不用怕!我们已经击败了一路,再来一路一样能打赢!”

  郑胜信心满满的话音还未落下,只见帐篷间,许多身穿玄衣,面带黑色面纱遮盖嘴鼻、脸面只留有一双眼睛在外的黑衣人纷纷冒了出来,他们瞬间冲进了郑氏枪阵的后方!

  背后突然被人砍了一刀,在战场上是一件足以令士卒心态崩盘的事。更不要说是郑氏的这些护卫了。

  几乎是瞬间崩溃!郑氏的护卫们再结不成大阵。有几个虎卫营少年尚能统领身边护卫聚成小阵勉力支撑。但有更多的护卫在混乱中奔跑、逃亡。

  偷袭的黑衣人比黄绢骑寇还要凶悍残忍,他们挥动着手里的刀,仿佛降临世间的死神,收割着面前出现的人命。

  这些家伙武力值更强!

  郑胜望着混乱的营地,失神的想:他的西晋人生,就这么完了?

  ……

  “终于要结束了!”郑泯望着不远处的高坡,语气轻快的说道。

  一旁,目睹着郑泯属下——黑衣人肆虐着战场,黄绢首领、常将军常宾的脸色并不好看。

  哪怕是他听从了郑泯的话,驱使剩余全部的黄绢部众仰攻郑氏营地,损失惨重,也没有如此难堪的神色。

  “郑先生,好一招一石…三鸟之计!”闻言,常将军冷笑道。

  “哦?不知常将军这话从何说起?”郑泯脸色如常的反问。

  “第一,自然是郑先生完成了大人交代的任务,今后也必将成为大人仰仗的心腹。”

  郑泯微笑着颔首示意。

  “第二,郑氏家族再没有了反抗你的资本,整个郑氏已是你的囊中之物。”

  “郑氏属于刺史大人。”郑泯微笑着。

  常宾冷笑一声,不再说话。

  “一石三鸟?常将军才说了两条,还有一条是什么呢?”

  常宾闭上眼:“你自己心里清楚。”

  郑泯保持微笑,对他的话不为所动,但心里却一清二楚。

  因为,这本就是他的计划。

  借郑胜之手,削弱黄绢,并展示他拥有的武力,让那位大人物也不得不忌惮他,以便他可以保持相对的独立,并获得对郑氏更大的掌控权。

  “鹬蚌相争渔人得利。石崇大人大概也没有猜到我的心思吧?”郑泯心里默默的想。

  “雨要停了吗?”郑泯抬头突然说了一句,看了看依然混乱的高坡,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居然还没有结束?事已至此,郑胜还不肯认输吗?

  这个时间,万泉镇那边的行动也该结束了吧?

  今天该是收获的一天。

  ……

  “父亲、母亲?你们不可以这样做!”昏迷中的刘谷子醒了过来,当看清自己身处的位置——一辆马车的车厢后,刘谷子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感到全身酸软,这也是母亲做的饭里有什么东西吧?他想着家里最近一直没商量完的事。怎么能不明白过来正在发生的事。

  父母要带着他离开万泉镇!

  “我们已经出来了,马上就到湍水河了。”他父亲笑呵呵的说道。

  “父亲……”刘谷子心下一凉,刚要劝说父亲。只听车外传来一声斥喊:“刘忙收、刘谷子,你们父子要去何地?”

  刘谷子父亲刘忙收,这位曾经在顺阳城里窝囊度日,在万泉镇里勤勤恳恳种田,如今要为家人追求更好生活的汉子瞬间慌了神,刘谷子心里更是紧张不已,这个声音是……虎卫营亲卫队长郑整!

  马车并没有停下,反而以更快的速度向前冲去。

  “小田,快停下啊!整队长他们都骑着马呢,我们出不去了!”刘忙收突然明白过来,忙对车夫小田喊道。

  但小田一声不吭,仿佛根本听不到他的话,也没有注意到身后骑马追赶上来的郑整。

  他只顾着抽鞭加速。

  转瞬间,马车已到湍水河畔。眼瞅着河畔渡口出现了似是接应的船只,郑整终于按捺不住愤怒的心情,他弯弓搭箭瞅准了一箭射去,正正射中了车夫小田。

  只听小田一声闷吼,竟使出了最后的力气又抽了马儿一鞭子,随后摔下马去。不堪重负、又失去驭手的马儿狂奔着、嘶鸣着,冲进了激流的河水里……

  郑整勒马河畔,目视着那艘船快速离岸,他皱皱眉头,对身后众人道:“派人到下游,无论****是死是活,一定要找回来。”

  “是。”一队虎卫迅速出发。

  “郑队长,我可以回家了吗?”李柏国从他身后冒了出来。

  郑整沉默片刻,拱手道:“当然,李先生此次立下了大功。等世子回来,一定会重谢先生。”

  ……

  回到长江之北,郑氏营地所在的高坡,厮杀仍在继续。

  郑胜被护卫拉带着,往马匹所在的地方艰难前行。

  郑胜失魂落魄,脸色颓然,脑子里更是一团浆糊,已经做不出任何对目前局势有助益的思考。

  几个尚有“忠心”,实则心存抢下马匹,把郑胜带回郑氏以求立下大功这个心思的护卫,护着郑胜绕过仍在激烈厮杀的战场。来到了营地的马厩,但这里也有人在厮杀。

  郑胜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看过去却是文小婷、羯奴正和三个黑衣人苦斗着。

  “去帮她们。”郑胜下令。

  护卫们迟疑着,还有人开口劝道:“世子,逃命要紧。”

  “她是东夷校尉之女,你们不知道?救她可比救我值钱。”郑胜道。

  护卫们面露喜色,各持兵器上前助战。

  黑衣人见郑胜人多势众,纷纷退去,前往其他战场。

  郑胜没跟文小婷说话。却见她已经扑了过来,被大雨淋透、身上还带着斑斑血迹的她,面色苍白而愤怒:“郑胜,你怎么到这里了?嗅儿、青儿呢?”

  郑胜咧开嘴,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文小婷失望的看着他。

  想着已经在洛阳沦难的文氏父子,被护卫催促着上马前,郑胜艰难的开口:“快跑吧。再不跑,你也要死在这里。”

  文小婷一言不发的抬起手,一记耳光响亮地扇了上去。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欢迎大家访问:塔奇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tqbooks.com/book/40756/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