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凤城郊外,皇家围场。

  此刻正值午时,艳阳高照,晴空万里,昨晚下了一夜的暴风雪,也彻底停了。

  这片地域广阔,景色秀丽的皇家围场因为那一场大雪,也是变成一片银装素裹,风光旖旎的雪景胜地,细细品来,别有一番景致。

  尽管大部分动物都躲在了温暖的洞穴里,懒得出来活动,但偶尔还是能见到几只麋鹿谨慎漫步在雪地里觅食,只是稍有风吹草动,它们就会蹦蹦跳跳地一闪而过,很快消失在了密林深处。

  由于这里属于皇家狩猎禁地,常年精心饲养了各种珍稀鸟兽,所以守备森严,外人根本进不来。

  除了每年秋季皇家狩猎期间人山人海,比较热闹外,平日里很难看见人影,完全就是鸟兽的天堂。

  尤其是下过一场暴风雪后,鸟兽也纷纷销声匿迹,这里就显得更加清冷了。

  别看昨晚整个凤城都因为灵猫现世一片欢腾,但这里依然一片安宁,似乎外面发生天大的事情,也跟这里无关似的。

  这里仿佛就是一处远离喧嚣的世外桃源一般。

  尤其是围场深处的一处阴暗潮湿的山谷中心位置,还有一汪方圆五十丈的碧潭,这个凤目型的碧绿色水潭至少存在千年了,且深不可测。

  犹如一双眼睛躲在暗处窥视整个魔凤帝国似的。

  此千年古潭虽然水质碧绿色,却常年缭绕着血红色的雾气,一旦有任何鸟兽或者人类靠近,那血红色雾气便会渐渐发黑,远远看去,像是一处能吞噬万物的黑潭,令人望而生却,且颇为诡异。

  也因此成了皇家围场每个狩猎者心知肚明的危险之地,谁都不敢贸然靠近这里。

  就连围场里的鸟兽也轻易不敢靠近这个山谷里的古潭。

  除非是被狩猎者穷追不舍,事关生死,无路可逃时,才会硬着头皮闯进古潭边缘。

  就好比三年前烟雨十二岁时,由于年少气盛,胆识过人,才只身一人穷追一只麋鹿进入了这处围场深处的山谷。

  当然了,正常情况下麋鹿是不敢来到这里的,但由于暗中有其他武将精心布局,悄悄出手伤了麋鹿,还断了麋鹿逃跑的其它路线,才逼迫受伤的麋鹿慌不择路地冲进了古潭边缘。

  也害得随后赶到,一心想活捉受伤麋鹿的烟雨,忘了古潭的危险,一跃而起,冲上古潭边缘时,结果不小心连同麋鹿一起滑入了千年古潭。

  在坠入古潭的一刹那,烟雨才想起来自己的父亲曾千叮咛万嘱咐,让她狩猎期间务必有所收敛,莫要擅自闯入古潭所在的山谷。

  可是她想后悔也已经太迟了!

  当她被冰冷刺骨的水彻底淹没时,瞬间全身僵硬到无法动弹。

  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和身边的麋鹿缓缓沉了下去。

  与此同时,躲在暗中观察的几个武将飞身跃上古潭边缘的树上,居高临下地看了一眼一动不动,缓缓消失在淡淡黑雾弥漫的古潭深处的烟雨,这才满意地离开了。

  他们觉得,烟雨就算不淹死,也会因为古潭里弥漫的黑雾而毒死,这才放心地离去。

  在他们心目中,这古潭里原本弥漫的血红色雾气变成淡黑色雾气后,即使达不到魔凤深渊里的黑雾那么霸道,也绝非常人能承受的。

  之后,这几个武将故意拖延时间很久,才将烟雨只身一人闯进千年古潭所在山谷的惊人消息传了出去。

  导致闻讯赶来寻找烟雨的皇家侍卫们一个时辰后,才来到古潭附近。

  当皇家侍卫们终于来到古潭附近,都没看到烟雨时,也是一致认为烟雨极有可能坠入古潭了,于是纷纷摇头,压根不抱希望能活着救出烟雨。

  毕竟时隔太久,况且古潭还有令人心悸的血红色雾气弥漫,每当皇家侍卫们想靠近古潭时,那血红色雾气都会渐渐变成黑色。

  以至于他们都犹豫不决地不知道该不该继续靠近古潭。

  可是烟雨毕竟是太后赐婚的未来王妃,来之前,皇上下了死命令,必须把烟雨安然无恙地找回来,否则提头来见,所以最终他们还是硬着头皮战战兢兢地来到了古潭边缘。

  当他们看着眼前凤目状的古潭,以及古潭里随风飘荡的淡黑色雾气时,也是头皮发麻。

  谁也不敢贸然跳进黑雾弥漫的古潭寻找烟雨的下落。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狂风吹来,瞬间将古潭里的黑雾吹散了。

  顿时,所有皇家侍卫一眼就看见了浮在古潭水面中央挣扎着的烟雨。

  惊喜之余,所有皇家侍卫纷纷跳进水潭,动作麻利地快速将烟雨救了上来。

  就在大家齐心合力刚把烟雨救出古潭,就看见古潭里再次黑雾弥漫起来。

  也是纷纷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都觉得这里不宜久留,赶紧抬着昏睡过去的烟雨速速离开了。

  尽管事后烟雨被太医们全力救治醒来了,却因为失去了所有的记忆,所以谁也不知道烟雨在古潭的一个时辰里,到底经历了什么凶险,又是怎么侥幸活下来的。

  就连烟雨本人醒来后,也压根不记得自己坠入古潭的经历。

  从那以后,烟雨就变成了一个脾气暴躁,只知道咬人的野蛮痴呆小姐。

  后来又被皇上强行送去魔凤深渊附近的犯人流放区,最终一年后彻底被魔凤深渊吞噬。

  直到两年后的午夜,也就是昨晚午夜灵猫现世之前的半个时辰,她也才在魔凤深渊地下的一处魔窟里苏醒过来。

  并且渐渐恢复了所有的记忆,也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何身处魔凤深渊的原因。

  在回想起自己昔日在古潭里的离奇经历,以及此刻居然在世人眼里必死无疑的魔凤深渊里活下来的现实,烟雨也是感慨万分。

  对她来说,只有一个心愿,那就是赶紧离开这个黑雾弥漫的魔凤深渊,回到烟府。

  回到这个世上唯一最在乎她的娘亲怀里,那种最令她迷恋且刻骨铭心的温暖感,一直以来,都是她娘亲给予她的,母爱也是她从小到大最珍视的存在。

  至于父爱,烟雨已经不奢望了。

  她深知父亲烟思铭身为一家之主,又妻妾成群,儿女无数,难免会雨露均沾,对妻妾也好,儿女也罢,绝不会刻意偏爱某一人,处处都是家族利益放在第一位。

  必要时牺牲某个妻妾或者儿女来保全家族利益和安危,才是他心目中最重要的。

  尤其是当年她坠入古潭变成痴呆小姐后,全府上下除了她娘亲依然真心疼爱,极力维护她外,其他人见了她,都是一副唯恐避之不及的样子。

  尽管当时的她痴傻了,但谁对她好谁嫌弃她,还是记在心里的。

  所以在魔窟里恢复全部记忆的她,唯一想见的亲人就只有她的娘亲欧阳兰汐。

  当烟雨爬出魔窟,从枯骨堆里爬出来时,又恰好遇见了灵猫,在被灵猫当场认主后,她也是深一脚浅一脚地穿梭在黑雾弥漫的魔凤深渊里,艰难地向魔凤深渊出口方向赶去。

  只是她也明白,她身处的魔凤深渊距离凤城有千里之遥,凭她的双腿走回去是不现实的。

  只能是出了魔凤深渊后,赶去最近的城市,买一匹千里马骑上,才有可能在一两天内返回凤城烟府。

  至于买千里马的钱,她并不担心,因为她娘亲所在的欧阳家族属于豪门贵族,势力遍布整个魔凤帝国。

  哪怕最小的县城里也有欧阳家族的产业,而她这个被太后赐婚的未来王妃,整个魔凤帝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更别说欧阳家族的人了。

  所以她只要出了魔凤深渊,随便赶到一个县城里,表明身份,自然是得偿所愿。

  眼下唯一难熬的就是魔凤深渊里的这段路程,乌漆嘛黑不说,还荒无人烟,除了遍地的枯骨,连棵树都看不见。

  而且脚下的路湿滑泥泞,颇为难走,遇到成堆的枯骨时,还得绕道而行,也是让烟雨走得颇为烦躁不安。

  好在她双眼里的淡紫色光芒大放异彩,能让她清晰地看清楚方圆一里地的一切,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就在烟雨心急如焚地赶路时,无意中看见前方出现了一个凤目状的水潭!

  走近一看,烟雨发现,这个水潭和她印象中位于凤城郊外的皇家围场深处的千年古潭,竟然一模一样!

  同样的深不可测!

  同样的血红色雾气弥漫!

  同样的有人靠近就会由血红色雾气变成黑色雾气!

  那一刻,烟雨瞬间想起来了三年前坠入千年古潭的离奇经历!

  以及有关千年古潭千里传送的神奇说法。

  在回忆了一遍那个说法后,烟雨顿时变得异常激动起来!

  她试着在心里默念了一段口诀后,只见她的眉心血色凤凰图案里射出一道紫色光束,将黑雾弥漫的古潭水面一分为二。

  一段闪烁着淡紫色光芒的阶梯出现在了古潭水面边缘,而这一段阶梯看上去直通古潭下面最深处。

  在惊喜之余,烟雨毫不犹豫地走上台阶,一步一步走了下去。

  当她的身影完全没入古潭水面的一刹那,原本一分为二的水面再次自动合上了。

  而千里之外的皇家围场深处的千年古潭水面很神奇地自动裂开,一段淡紫色光芒的阶梯显露出来。

  没多久,烟雨的身影就出现了。

  当烟雨走出古潭,站在古潭旁边打量着久违的皇家围场深处的山谷时,她知道自己真的瞬间从千里之外的魔凤深渊回到凤城郊外了。

  在她脑海里再次回想起来三年前坠入古潭的离奇经历……

  :。:

欢迎大家访问:塔奇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tqbooks.com/book/62495/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