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山谷之外的军营之中,林白在此地驻守已经一个多月了,同时还有大批的高手,就等着山谷里传来消息,然后冲进去,控制一切。

????“林局长,里面的阵法变了,完全锁住了整个山谷”

????“炼丹到了关键时刻了,下面的人准备好了没有”

????“磨刀霍霍,早就准备好了,不过林局长,到时候我怕约束不住人手啊”

????“所以到时候再调一支部队进去,记得控制场面,谁也不许私藏,违令者,军法处置”

????林白冷冷的说道,山谷就是一座金山,里面的好东西数不胜数,谁都知道进去了随便摸走一个东西都有可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明白了,林局长”

????“嗯,让人去查看阵法,寻找破阵的弱点,一旦有消息了,要立即破阵,刘金洋一定要救出来,知道吗”

????“知道,已经吩咐下去了”

????“好,让人围着山头,任何人不准出入,现在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靠近”

????“明白”

????林白站在军营的空地上,山谷就离他不到三百米远的地方,此时那边已经白雾茫茫,被阵法笼罩住了。

????然而没多久,老周就迅速的来报告,说是山谷内出现了不同寻常的事情,里面气息混乱,不断的冲击,极有可能是爆发力内乱,他们在自相残杀。

????“刘金洋失败了吗?”

????“林局长,可能不是,刘金洋本事虽然不差,可对于那几个人来说,还不够看,那气息碰撞好几分钟了,要是刘金洋一人,早就被杀了”

????“那就是刘金洋在里面还有同伴,好家伙,机会来了,老周,集结人手,强攻进去,帮助刘金洋稳住局面”

????“是,林局长”

????老周回答道,他也是很兴奋,马上就要成功了,为此大家可是谋划了很久了。

????然而老周还没来得及下令,就突然听到了军营之中警报响起来了,所有人都是一愣,随即万分紧张,然后就是到处都是奔跑的人们。

????“这是怎么回事”

????“锁定,我们被锁定了”

????“什么锁定了”

????“雷达,我们被雷达锁定了,有飞弹来袭,快,林局长,进地下工事”

????有一个军官迅速的说道,脸色惨白惨白,然后硬是拖着林白进入了地下共事之中,各种防轰炸的措施紧急启动了。

????“谁锁定了我们,到底怎么回事”

????“正在查”

????“是我们自己的飞弹,被人入侵了,不对,不是被人入侵了,是控制飞弹的被人入侵了,看,这是飞弹基地的监控”

????很快,地下共事里就获取了整个飞弹基地的画面,几个飞弹操作人员不顾一切的在操作着飞弹,旁边的人拼命的阻止,就连中了枪也不阻止不了他们,场面极其的恐怖。

????“附身”

????林白失声叫道,这种场景他们是熟悉都不能再熟悉了。

????“我带人去处理”

????老周叫了一声,立马就带着人冲出去了,这种事情那边处理不了,可在他手上,却不是什么事情,他手上有大量的高手。

????“来不及了,飞弹出现了,目标不是我们,是山谷,是山谷”

????“是他们”

????林白顿时冷汗淋漓,就这么一会儿,他已经完全清楚了来龙去脉,山谷里的人早就渗透了不远处的飞弹基地,所以他们对于山谷的监控其实就是一个笑话,如果他们愿意,时刻都可以让飞弹攻击他们自己人。

????片刻之后,林白看见了七八个黑点,从天而降,击中了山谷,那锁定的阵法跟纸糊的一样轻易破碎,接下来就是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很快,爆炸声停止,大片大片的烟尘升起,地上的军营也破坏得七七八八了,所有人对着屏幕无言以对。

????“林局长,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派人去查看消息,然后准备救人,另外等着处分吧”

????林白叹口气说道,这一次这里所有人都完蛋了,飞弹都不受控制了,这是不可饶恕的渎职,不知道多少人要被牵连,就算是他,也难辞其咎,再加上之前他收拾了这么多人,自然是得被人报复了。

????很快,一队队士兵出现了,前去查看情况,如今整个山谷被炸平了,不复存在,什么都没有了。

????“救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把里面的东西全都挖出来”

????但林白还是下令救人,数百号士兵开始去挖那些碎石,连他自己也亲自去帮忙了。

????几个小时之后,更多的士兵到来,林白等一干领导全都被请走了,不断的有大佬进驻终南山。

????外界对此议论纷纷,但很快,也有小道消息传出,说是终南山在实验某种新型武器,对此造成的干扰表示遗憾。

????七天之后,在大型挖掘设备的帮助下,整个山谷被重新挖开,挖出了几道支离破碎的尸体,以及各种各样的东西。

????一个月后,林白提前退休了,在这一次事件中,有数十人遭受到了调查,得到了各种各样的惩罚。

????退休之后,林白带着小仙女回来了,他们在终南山一个个访问那些隐居的人,他们不相信刘金洋已经死了,小仙女亲自招魂数十次,没有一次成功的,更是坚信刘金洋没死。

????半月之后,他们得到了一个消息,终南山腹地的某一个隐修之人,前些天在山上捡到了一个人,身受重伤,已经昏迷不醒了,他们连忙赶过去,发现那人正是原本应该死在山谷里的刘金洋。

????··········

????就像是一次修炼或者是一次沉睡,我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再次的睁开眼睛,闻到了熟悉的消毒水味道,看见了小仙女趴在我身边,正睡得香甜,然而我也看见了她的秀发之中,好像多了几根白发。

????我想起身,就发现自己没有一点的力气,手脚没什么感觉,我有些害怕,我不会是瘫痪了吧,我已经清楚的记得在山谷里,我们迎来的那些东西是什么了。

????“小仙女,小仙女”

????我叫了几声,发现我的声音也变得嘶哑起来,小仙女慢慢的抬起头来,眼睛突然瞪大,然后还揉了揉。

????“金洋,金洋,你醒了,你真的醒了,呜呜·····”

????小仙女嚎啕大哭起来,我有些慌了,我想去劝她,可是不知道怎么劝,我什么都说不出来。

????小仙女哭了很久,哭得很大声,惊动了很多人,一个小孩屁颠屁颠的跑过来,我看着眼熟,突然才想起来,这不是我儿子刘安吗,怎么这么大了。

????“刘,刘安”

????“爸爸,我是刘安”

????“怎么这么大了,我,我睡了多久”

????我连忙问道,我有些慌乱了,我到底昏睡了多久,不应该是三五天的时间吗?

????小仙女慢慢的事情告诉我,原来我已经昏睡了两年多了,当初在山谷,突然受到了飞弹的攻击,整个山谷被夷为平地。

????然而我却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一公里之外,身受重伤,昏迷不醒,后来被采药的隐修者发现,之后林白和小仙女把我带回到京城。

????林白私下里做主,把我剩下的赏金猎人积分全都变卖了,换成金钱给我治病,两年来,我一直享受着最先进的医疗水平,保持着生命,小仙女没有放弃我,日日夜夜的在这里照顾我。

????“我那些师兄呢”

????“我不知道,林局长才知道,我叫他过来”

????小仙女摇摇头,然后给林白打电话,两个小时之后,林白来了。

????“林局长,你····”

????“什么林局长,退休都两年多了,叫我林大哥”

????“是因为山谷的事情?”

????我有些沉默,此时的林白没有任何一点意气风发的气质,头发花白,就像是一个邻家老头子一样。

????“不算是吧,我都多大了,早就到了退休的时候了”

????“林大哥,当初怎么回事,我那些师兄呢”

????“没怎么回事,你师兄厉害啊,不动声色的控制着飞弹,轰了一阵,不过事后只发现了四个人的尸体,还差一个,连谁活着我都不知道,当然,没算你啊”

????“还有人活着?”

????“不知道,也许是炸碎了也有可能”

????“丹药毁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那种仙丹了,我毁掉的,亲手毁掉的”

????我默默的说道,这是我亲手做的事情,在进山的时候,我跟林白说,我要做一件大事,但没仔细跟他说。

????“毁掉了好,做得对,刘大宗师不愧是刘大宗师”

????“我不是刘大宗师了,叫我小刘吧,当然,叫我刘小弟也可以”

????我回答道,就在刚刚,我已经知道自己的状况,经脉尽毁,我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修为,我不再是那个无所不能的柳三绝了,以后只是刘金洋,一个普普通通的刘金洋。

????“哈哈,刘老弟,就叫你刘老弟了,你不知道吧,你睡觉的时候,我已经把你儿子骗走了,成功的认我做干爷爷了”

????“不是干爹吗?”

????“干爹太年轻了,叫干爷爷比较好”

????“你又占我便宜”

????“对啊,怎么滴,你还想张狂啊,你现在打得过我吗?”

????“给我等着”

????我大笑着说道,林白也是哈哈大笑起来。

????一个月后,我出院了,小仙女早就离开了顾问团的家属大院,在医院附近租了一个房子,刘安也在附近读幼儿园,还是林白帮忙安排的。

????林白住的离我们不是很远,我去了几次林白的家里,他的老婆也已经退休了,老两口没什么事请做,他儿子林朝生依旧是在单身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他们两个已经不催了。

????半个月之后,我们来到了斗天宫,道恒已经快要不行了,在我昏睡的时候,他来看过我很多次,现在看见我,道恒非常的高兴。

????守着道恒的除了卯木和我,还有宁老,宁老的身体也大不如前了,但他还是来了,因为道恒答应过他,等他死后,他的所有医术笔记,包括秘而不传的祝由术,都会复制一份给宁老。

????“姓宁的,跟我斗了一辈子,你还是输,没想到最后你还得给我送终,没想到吧”

????“是,我输了”

????宁老不再跟道恒斗嘴了,其实他赢了,因为他还能多活很多年。

????见到宁老认输,道恒非常的高兴,在我来了五天之后,道恒突然提出了要沐浴更衣,等到了沐浴更衣之后,又亲自给卯木他们讲道,当晚,道恒无疾而终,享年九十岁整。

????道恒坐化之后,宁老坐镇斗天宫,顶住了所有的压力,没有人敢找麻烦,等到了丧事结束,我回了清河镇一次,之后在斗天宫住下来,成了一名道士。

????多年之后,一个小伙子上山烧香,看见了我,问我,这个世界上,有没有神仙。

????我回答他,没有。

????他又问我,既然没有神仙,为什么我们要守着一堆泥塑的神像朝拜。

????我告诉他,这个世界上没有神仙,但却有道,道在神像中,在你我的手中,也在我们的心中。

????(本书完)


欢迎大家访问:塔奇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tqbooks.com/book/89203/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