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开窗户,吹熄了烛焰。

????司雪蒿缓缓睁开双眼,望着漆黑一片的房间,微微喘着气,若有所思。

????“蓉儿?”

????低低喊了一声,却没有听到半点回音,司雪蒿支起上半身来,坐在床上,一边用袖子擦着遍布全身的冷汗,蹙起了眉。

????不得不说,这毒药的药效还真不小。

????明明自己已经吃过自制的解毒丸了,但这都一觉睡醒了,司雪蒿却没有感觉已经痊愈了,可想而知若不是自己早有准备,只怕是这一昏迷过去,就再也醒不来了。

????喉咙干得几乎要冒烟了,司雪蒿艰难地咽了咽唾沫,在找不到蓉儿她人的情况下,她也只能自己下床倒水喝了。

????奇了怪了,蓉儿不在自己身边的时间少得很——莫不是现在都半夜了,她已经回去房间里睡着了?

????茶壶里的水早已凉,入口便是透心一般的冰冷,但司雪蒿此时已没有力气走出房间去找热茶喝了,只能将就着饮了两杯子下去,这才感觉喉咙稍微舒适了些。

????又坐在椅子上换了片刻神,司雪蒿站起身来,走到窗边,本以为外面会是一片漆黑,却看见远处别的阁院里还亮着灯火。

????奇怪——

????蓉儿她人呢?

????司雪蒿刚张了嘴,却发现嗓子依旧一片干涩沙哑,所以喊出来的声音也是有气无力的,根本就不像是会有人回应的样子。

????扶着窗台又张望了片刻,司雪蒿这才看到有道弱小的身影从半月阁的大门处溜了进来。

????“蓉儿!”

????铆足了力气,司雪蒿冲着人影喊了一声,看到的是那人影僵了一下,这才向着自己房间快步走来——

????“你……是谁?”

????看到推门而进的那人并不是蓉儿后,司雪蒿也愣了一下,蹙紧了眉,一脸警惕地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小丫头,一边道:“蓉儿她人呢?”

????“二小姐莫要生气——奴婢是杏儿,正是来告诉二小姐关于蓉儿姐姐的事的。”

????杏儿还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看到司雪蒿也这般防着自己以后,赶紧摆手解释道:“二小姐放心,奴婢并无恶意,只是蓉儿姐姐她……她怕是有难了……”

????杏儿的话越说越小,想起司川芎当时又是甩耳光又是抬脚踹蓉儿的场面,还是冒了一身的冷汗。

????眼下蓉儿也并没有回到半月阁来,只怕这一时半会儿的,还真逃不出司川芎的屋子了。

????“谁?”

????司雪蒿深吸一口气,尽管如今身体尚未恢复,但听到蓉儿出了事,便也有些坐不定了,“我不过睡了会儿的功夫,怎么就成这样了?”

????“奴婢也不知。”

????杏儿摇摇头,又道:“奴婢去时,大小姐已是十分生气了,那模样……奴婢是真的从未见过,也不知蓉儿姐姐到底做了什么,竟惹了大小姐这般生气,只怕是……怕是……”

????“竟是司川芎?”

????司雪蒿眯了眯眼,对于蓉儿被刁难,她可能并不怎么意外,毕竟蓉儿是自己的贴身奴婢——但刁难蓉儿的人是司川芎,这倒是让司雪蒿十分意外了。

????按理来说这个在庙里待过的大姐姐,应该是很沉得住气的才对,可这么光明正大地刁难蓉儿,也是摆明了是和自己对着干了……

????莫不是蓉儿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才把司川芎逼得要灭口罢?

????“二……二小姐?”

????见司雪蒿的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杏儿也不禁一个哆嗦打了出来。

????虽然是见识过了司川芎生气以后可怕的模样,但这位二小姐要是也生起气来,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呀!

????才听说司雪蒿落水以后性情更加残/暴了,醒来便活生生把欣儿打死了,如今蓉儿又被司川芎拿捏在手上,天知道这位二小姐生气起来会不会拿自己出气!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本来为了蓉儿而开口求情,已经惹了司川芎一顿骂了;如今又是为了蓉儿的安危,万一招惹了司雪蒿,惹来了一顿毒打,那可就不划算了!

????早知道就不急着还那份人情了,如今倒好,一下就得罪了两位千金小姐,这往后的日子都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我知道了,你回去罢。”

????一眼就看穿了杏儿的心思,司雪蒿并没有多留她,挥挥手就示意她赶紧离开,还不忘补充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人知道是你来找过我——”

????司雪蒿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了。

????两人同时抬眸望去,看到的正是蓉儿,只是那惨白的脸色,让司雪蒿和杏儿一下就拧紧了眉头。

????“奴婢告退,二小姐好生歇着。”

????杏儿咽了咽唾沫,也不禁松了一口气,再见蓉儿和司雪蒿正四目相对,谁都没有说话,便知是自己在这多余了,于是赶紧识趣离开。

????对着蓉儿招了招手,可蓉儿还是不为所动,司雪蒿只好咽了咽唾沫润润嗓子,这才道:“过来,让我看看伤哪儿了。”

????蓉儿下意识地张开嘴,本想着回司雪蒿话的,但猛地想起已经不能发声了,又迅速把嘴闭上了,只摇了摇头,瞥了一眼司雪蒿手边的茶壶和茶杯后,快步走到桌子边,一把抱起茶壶就往外走。

????“站住。”

????见蓉儿像是在刻意躲着自己似的,司雪蒿的火气一下就冒了上来,伸手扣住蓉儿的手腕,逼着她停下了脚步,而后迅速把她双手的袖子往上一拉!

????但在这对洁白的双臂上,司雪蒿并没有发现意料之中的淤青或者是血痕。

????目光幽幽地从蓉儿的双臂转到了她的脸上,司雪蒿直勾勾地盯着蓉儿的脸看,但除了两边脸颊的红肿以外,她也并没有看到别的什么可疑之处。

????除了那双一直在逃避、怕与自己对视的眼睛。

????“从刚刚进来,你就一直没有说话。”

????又盯着蓉儿看了半晌,司雪蒿总算发觉到了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不禁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一字一句道:“来,告诉我,司川芎到底怎么你了。”

????“奴婢也不知。”

????杏儿摇摇头,又道:“奴婢去时,大小姐已是十分生气了,那模样……奴婢是真的从未见过,也不知蓉儿姐姐到底做了什么,竟惹了大小姐这般生气,只怕是……怕是……”

????“竟是司川芎?”

????司雪蒿眯了眯眼,对于蓉儿被刁难,她可能并不怎么意外,毕竟蓉儿是自己的贴身奴婢——但刁难蓉儿的人是司川芎,这倒是让司雪蒿十分意外了。

????按理来说这个在庙里待过的大姐姐,应该是很沉得住气的才对,可这么光明正大地刁难蓉儿,也是摆明了是和自己对着干了……

????莫不是蓉儿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才把司川芎逼得要灭口罢?

????“二……二小姐?”

????见司雪蒿的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杏儿也不禁一个哆嗦打了出来。

????虽然是见识过了司川芎生气以后可怕的模样,但这位二小姐要是也生起气来,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呀!

????才听说司雪蒿落水以后性情更加残/暴了,醒来便活生生把欣儿打死了,如今蓉儿又被司川芎拿捏在手上,天知道这位二小姐生气起来会不会拿自己出气!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本来为了蓉儿而开口求情,已经惹了司川芎一顿骂了;如今又是为了蓉儿的安危,万一招惹了司雪蒿,惹来了一顿毒打,那可就不划算了!

????早知道就不急着还那份人情了,如今倒好,一下就得罪了两位千金小姐,这往后的日子都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我知道了,你回去罢。”

????一眼就看穿了杏儿的心思,司雪蒿并没有多留她,挥挥手就示意她赶紧离开,还不忘补充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人知道是你来找过我——”

????司雪蒿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了。

????两人同时抬眸望去,看到的正是蓉儿,只是那惨白的脸色,让司雪蒿和杏儿一下就拧紧了眉头。

????“奴婢告退,二小姐好生歇着。”

????杏儿咽了咽唾沫,也不禁松了一口气,再见蓉儿和司雪蒿正四目相对,谁都没有说话,便知是自己在这多余了,于是赶紧识趣离开。

????对着蓉儿招了招手,可蓉儿还是不为所动,司雪蒿只好咽了咽唾沫润润嗓子,这才道:“过来,让我看看伤哪儿了。”

????蓉儿下意识地张开嘴,本想着回司雪蒿话的,但猛地想起已经不能发声了,又迅速把嘴闭上了,只摇了摇头,瞥了一眼司雪蒿手边的茶壶和茶杯后,快步走到桌子边,一把抱起茶壶就往外走。

????“站住。”

????见蓉儿像是在刻意躲着自己似的,司雪蒿的火气一下就冒了上来,伸手扣住蓉儿的手腕,逼着她停下了脚步,而后迅速把她双手的袖子往上一拉!

????但在这对洁白的双臂上,司雪蒿并没有发现意料之中的淤青或者是血痕。

????目光幽幽地从蓉儿的双臂转到了她的脸上,司雪蒿直勾勾地盯着蓉儿的脸看,但除了两边脸颊的红肿以外,她也并没有看到别的什么可疑之处。

????除了那双一直在逃避、怕与自己对视的眼睛。

????“从刚刚进来,你就一直没有说话。”

????又盯着蓉儿看了半晌,司雪蒿总算发觉到了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不禁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一字一句道:“来,告诉我,司川芎到底怎么你了。”




欢迎大家访问:塔奇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tqbooks.com/book/9353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