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侍卫的带领下,秦臻来到尤妮丝所在的地方,说是后山,其实也就是驻地边上地势稍高的小土坡罢了。

????侍卫在带秦臻到这儿后就独自离开了,不过秦臻觉得他就在这儿其实也不是多余,毕竟满眼看去土坡上全是幻兔部族的孩子正在低头忙着什么。想象中的情景也只能是想象,一股失望和解脱的不明情绪涌上心头,秦臻叹了口气迈步走上前去。

????他的身影很快引起了孩子们的注意,发现秦臻这个外来者后,孩子们逐慢慢停下手中的事情,紧张的聚集到了一起。在幻兔部族这个难得见到外族人的偏僻角落中,突然出现的外族人就跟在地球见到外星人差不多的稀有。

????为了避免吓到这群孩子,秦臻走到离他们十米左右的距离停下,尽量摆出人畜无害的笑脸问道:“你们好,请问你们的族长尤妮丝在这里吗?”

????人群面面相觑,看向秦臻的眼神带着防备,过了一会儿,一个看起来是他们当中年龄最大的男孩走了出来,一脸戒备的问道:“你是谁?找大姐请去族里谢谢,这里就我们在。”

????秦臻有些无奈,他这副身子看起来也就十八九岁,一张脸不能说帅到惨绝人寰,最起码也能捞个帅到灵魂深处,居然会被人当狼防着?

????他只能认真解释道:“安格斯大长老让我来这边找她,哦对了,如果尤妮丝在这,你也可以让人去通报声,就说秦臻找她有事。”

????秦臻的坦诚让男孩的防备有些消散,男孩犹豫不决的拉过身边的矮个子男孩,偷偷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然后就看到矮个男孩撒腿养土坡的另一面跑去。

????秦臻暗暗偷笑,小屁孩就是小屁孩,这动作不是明摆着告诉他,尤妮丝就在这吗。

????当然,他也没多做动作,万一吓到这群孩子就玩大了,而且,最重要的问题是……他还可能打不过这群小屁孩!

????没错,秦臻有些悲伤的发现,他现在除了纸上谈兵有点用外,战斗能力似乎为零。

????没让秦臻等太久,几分钟后就看到尤妮丝的身影从坡顶冒了出来,她兴奋的冲着秦臻挥手道:“王上,您怎么过来啦?尼尔,不得对王无礼。”

????一群孩子瞪大了眼睛,“王”这个词在他们都记忆里一般只出现每年的祭祀大典,故事中的人出现在面前,他们有些不知所措。

????没有刁难他们,冲着尤妮丝摆了摆手示意没事,秦臻绕过拦在身前的尼尔走到尤妮丝面前,看着穿着一身妖族常见的兽皮衣服、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她,秦臻一时间还有点不习惯。

????上下扫了扫,他咂了咂嘴,略带打趣的说道:“难得见你穿这么多,差点没认出来。”

????和秦臻预料中的反应不同,尤妮丝居然罕见的红了脸,她尴尬的将秦臻连拖带拽的拉走,同时冲着那群孩子喊道:“今天工作就先停下吧,你们先回到族里。”

????秦臻呆了呆,他突然发现尤妮丝似乎和他想象中的性格有所不同,刚刚在一群孩子面前说这样的话,好像有些轻浮了。

????跟着尤妮丝到了山坡下,在看不到那群孩子后,她松开秦臻的手,好像刚刚的脸红只是幻觉,尤妮丝又恢复到秦臻第一次见到她的模样,眼睛亮闪闪地嘴角勾起轻笑道:“王上,几小时不见您就这么想我啦?这里没人,小醋坛子也不在,您…做什么都可以的哦。”

????“……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你?”秦臻没有接尤妮丝的挑逗,反而一脸认真的问道。

????尤妮丝被秦臻问得愣了一下,随后沉默片刻,苦涩一笑,妩媚消失不见,她的脸上浮现出不符合年龄的沧桑:“哪一面是我很重要吗?只要能改变族里的生活……”顿了顿,她指着面前被植物覆盖的山坡:“您知道这些是什么吗?草藤、红果、黑薯、白兰草…他们不起眼的渺小,然而却是它们养活了我们整个部族。”

????跟着尤妮丝的手指看过去,一开始秦臻还以为这儿只是杂草成群的荒地,没想到居然是幻兔部族的田园,怪不得幻兔部族的人从上到下都面黄肌瘦,天天吃草谁顶得住啊。

????尤妮丝还在继续说着:“小时候,大长老从全族的女孩中把我挑选出来,给我住最好的房间,穿最好的兽皮,吃最好的食物,族里费劲千辛万苦猎来的妖兽,优先给我,不让我做任何工作杂事,为的就是先知大人的预言里,那个会降临到妖族、拯救妖族的王。”

????说到这,尤妮丝又转回身子近秦臻,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在哭还是在笑:“您知道吗吾王,我活着就是为了您,只要您能让幻兔部族跟随在您身后,只要能改变幻兔部族看不到未来的生活,我就是属于您的,无论是女仆或者是……”

????“好了!”秦臻内心狂跳的撇过脸,打断尤妮丝:“你就是你自己,不属于谁,今天我来的原因就是关于幻兔部族迁移回主城的事情,每个部族都有自己的优势,你们的能力在某种情况下,有着其他部族做不到的重要。”

????秦臻心止不住的狂跳,被一个美女特别是兔耳美女表白不心动是不可能的,但是另一个世界的生活经历却让他接受不了这种交易式的情感,他默默的在心中大骂自己就是犯贱,可让他就这样顺着推倒尤妮丝,那也不可能,隔应得很。

????秦臻的态度让尤妮丝愣住,然后她突然捂着肚子笑到直不起腰:“欸,王上,您该不会还是个小处男吧?哈哈哈哈哈,小醋坛子还没有把你拿下吗?我不介意帮您完成成人礼哦。”

????看着又开始调戏他起来的尤妮丝,秦臻总算松了口气,刚刚的气氛很不对劲,现在的尤妮丝才是他熟悉的,不过那副舍我模样的她,真正震撼到了秦臻,那一幕印在脑海里怎么也挥之不去。

????可能那才是妩媚面具后,真正的尤妮丝吧。

????感情的宣泄后,秦臻也终于能和尤妮丝正常讨论问题了,不过按照尤妮丝的说法,她这个族长其实并不能决定太多事情,像是这种迁移全族的大事情,还需要安格斯的拍板决定。

????得,绕来绕去,还是要去找安格斯。

????又问了问尤妮丝关于这块田地的种植事情,秦臻无奈的发现,这些植物原来只是移植过来的而已,他原以为幻兔部族已经可以自己种植了呢,白兴奋一场。不过对这些植物的照顾也让幻兔部族积累了初始的种植经验,对比一窍不通的其他部族,幻兔部族应该更能快速上手秦臻准备的农业计划的,这倒是这次来幻兔部族的意外收获。

????算了算时间,安格斯那边估计已经集齐了人,秦臻和尤妮丝一边讨论着种植方面的问题一边往回走去,让他意外的是,尤妮丝似乎对种植的兴趣异常的浓厚,而且接受速度出人意料的快,这让秦臻有挖到宝贝的惊喜。

????农业部长找到人了!

????回到幻兔部族,和来的时候不同,因为秦臻身份的原因,路边站满了来观摩新王真容的吃瓜群众,看到秦臻后,人群一边惊叹着“王真年轻”,一边拥挤的蹩脚行礼,还是侍卫赶过来清理出一条路,秦臻这才能顺利回到安格斯的房子里。

????这也是秦臻身上血脉气息不浓的缘故,按照尤妮丝从安格斯那儿听到的历史,以前的王出行,自身稍微透露的气息让族人根本无法靠近,侍卫都不用带。

????听到这个,秦臻不禁泪流满面,他应该是最菜的妖族之王了吧?关于这个问题秦臻每次问艾恩,他都会用“你还没接受这个世界”的敷衍理由搪塞过去。

????这不是胡说八道嘛?不接受这个世界他能尽心尽力地提升妖族的实力?

????看到回来的秦臻和尤妮丝,正在和几个老人聊天的安格斯有些愕然:“咦,王上您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哦~外面地上躺着不舒服吧?需要我给您安排个房间吗?”

????无聊到打瞌睡的洛雅在听到安格斯的话后,急急忙忙跑过来,紧张的皱着鼻子凑到秦臻身上嗅来嗅去,好像在确认着什么。

????秦臻黑着脸把洛雅的脑袋按过去,他发现安格斯这家伙看起来一脸正经,结果开起车来都不带踩刹车的,这让秦臻对他的第一印象严重崩塌。

????尤妮丝笑吟吟的也不吭声不解释,秦臻知道不能跟着安格斯的节奏走,连忙转移话题,说到了转移部族的事情上。

????果然,在正事上安格斯也不敢怠慢,把秦臻和其他长老互相介绍了下后,秦臻把对幻兔部族的安排全部说了下,当然,这些安排一视同仁,每个部族都一样,所以安格斯在和幻兔部族现有的几个长老略讨论了下后,全部欣然接受,并约好了迁移时间。

????解决了幻兔部族的事情,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因为极北森林夜晚危险性,秦臻也没推脱安格斯的挽留,准备在幻兔部族休息一晚,第二天再离开。

????洛雅虽然不开心,但是也不敢晚上赶路带着秦臻冒险,她一个人还好,带着秦臻万一出现危险,那么她就是全族的罪人。

????在一场安格斯倾尽家底的晚宴后,到了休息时间,秦臻头疼的事情又来了。

????洛雅被安格斯用他收藏许久的麦酒灌醉,秦臻也没想到这丫头的酒量会这么差,喝醉了的洛雅睡得跟猪一样,被老不正经的安格斯单独安排了房间,还“贴心”的找了十几个女人照顾,美名其曰怕洛雅醒酒后乱跑,实际情况……秦臻看着眼前明显是女孩的房间或者说九成是尤妮丝的房间陷入沉思。

????“是不是送错房间了?”秦臻还抱着一丝可能。

????送他过来的幻兔妇女咧嘴笑道:“尊敬的王,就是这儿没错。”

????秦臻还想再说些什么,房间里,似乎刚洗过澡,披着头发的尤妮丝笑眯眯从里屋地走了出来。


欢迎大家访问:塔奇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tqbooks.com/book/9536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