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瑶带着雪音直接出现在萧楚寒的寝殿,屋里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

????还好,还好,不用一来就面对那个扰乱人心的家伙。云瑶悄悄松了口气,假装镇定地对雪音说道:“他大概上朝去了,咱们是等等他还是让人去通知一声?”

????雪音跟她的主人几乎心意相通,怎么会看不出主人这会儿手还有些抖呢?

????她乖巧地摇头道:“咱们还是低调点吧,我的传送能力最好别被无关的人发现。”

????“那行,咱们在这里坐会儿,顺便看看这家伙最近都在忙什么。”云瑶一点没把自己当外人,直接在萧楚寒的寝殿里转悠了起来。

????他还是跟从前一样节俭,寝殿中的陈设跟上次来时几乎没什么改变。

????那熟悉的卧床,床边的铜香炉,窗台下的坐榻,给云瑶的感觉熟悉又陌生。

????分开多久了?云瑶不愿去想。她只知这一切,包括寝殿的主人都曾无数次出现在自己梦中。

????在梦里,两人有时甜蜜相依,有时激烈争吵,有时又冷眼相向。如今再一次真实地站在这里,云瑶忍不住走上前去,伸手抚摸一下那冰凉的香炉。

????熟悉的暖香悠悠袭来,如那人就在面前,云瑶连忙走开,坐到了窗边的软塌上。小几上放着几样新鲜水果,还有几碟云瑶平素爱吃的糕点,一壶香茶正温。

????云瑶给自己倒了杯茶捧在手心,心绪一时阵阵纷乱。

????该怎么面对这个讨厌的家伙?

????她知道,自己跟萧楚寒并不般配。身份、地位、品貌、才学,两人之间有太大差距,就连时空都是错乱的。她该继续这段感情吗?

????见主人坐着发呆,雪音体贴地没有去打扰她,自己在屋里到处转悠起来。

????哟,这人,还留着这么多主人用过的小玩意呢。哎呀,这是什么?

????眼尖的雪音发现萧楚寒的枕头下露出一点异物,毫不客气地就伸手掏了出来。

????“哈哈,这个萧楚寒可真逗!”看着那几张残缺的照片,雪音忍不住笑出声来。

????“主人你快来看,这家伙还会画画呢。还得还挺像,就跟真的一样。”雪音说着,就献宝般把那几张照片拿到云瑶面前。

????云瑶狐疑地看她一眼,低头看那照片,不由得呸了一声,哼道:“给他放回去!这个闷骚的家伙!”

????“好嘛。”雪音嬉笑一声,又好好欣赏了一回那几张照片,这才照原样又塞进了针头底下。

????“主人,你说这个萧楚寒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他明明那么想你,怎么宁可把南宫墨从照片上剪掉换成他自己的画像,他也不去找你道歉呢?叫我说呀,只要他说几句好听的,主人你肯定马上就原谅他了。”

????云瑶心里正乱糟糟设想等下见面时的情景呢,听了雪音的话,马上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炸毛道:“谁要原谅他了?我就那么好哄的吗?”

????“是是是,你不好哄……”雪音偷笑着顺着她的话说道:“那你准备怎么折腾他?”

????“谁高兴折腾他……”云瑶心虚地小声嘟囔,“我就跟他拿了你要的东西,然后咱们马上就走,再也不回来了。”

????“好吧,听你的。”雪音无所谓地点头。反正她现在可以随意传送,就算主人想大半夜来查房也只是一句话的事,现在还是先顺着她吧。

????两人在萧楚寒的寝殿里坐着,雪音无所事事地支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不久便向云瑶播报道:“主人,他来了!”

????云瑶莫名一阵心慌,死犟着说道:“来就来呗,难道还要我去迎接?”

????呵呵,主人真的好傻。雪音不说话,规规矩矩地在云瑶身边站好,装出一副乖巧的样子来。

????云瑶一阵手足无措,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她干脆转过头去假装不知道,伸手拿起一只橘子来剥,让自己有点事做。

????萧楚寒匆匆处理完前朝政事,便一刻不停地赶回寝殿。

????他的云儿说过要来,不知现在到了没有。最好她还没到,这样自己才能有空把这身朝服换了。云儿心软,自己应该装得娇弱一些。没见她对方良玉那病公子几乎是有求必应的吗?

????萧楚寒心里打着小算盘,脚步匆匆赶回寝宫,一进门便见雉奴还尽职地守在门前。

????见他这时回来,雉奴惊讶了一下,便乖顺地上前迎接。

????“没人来过吧?”萧楚寒脚步不停,边走边随口问道。

????“回王爷,自您离开奴婢就一直守在这里,没让一个人进去过。”雉奴小声回了一句,见王爷挥手示意她退下,便低头走了出去。

????王爷对她一直冷冰冰没有半点温情,雉奴知道,这个男人并不属于自己。可是,名分早定,她就是王爷的女人,起码现在自己是他唯一的女人。不管王爷对她态度如何,雉奴对这个完美到几乎没有瑕疵的男人早已死心塌地,这辈子都不会变了。

????萧楚寒哪管雉奴的心思,他的心里只有云瑶一个人。

????清晨天还没亮他就起床了,赶去老王爷的寝宫把他那享清福的老爹叫醒,好好问了一下王族圣物的事。现在那枚玉勾就在他的怀里,他要亲手交给云儿,再向她好好倾诉一下自己这几个月来的思念与懊悔。

????云儿那么善良,那么可爱,听到自己真心忏悔,一定会原谅他的吧?

????推开房门,见云瑶已经端坐在榻上,正一边看着窗外的风景一边悠闲地剥着橘子,萧楚寒心中一喜,早忘了自己想要换衣服装病弱这回事了。

????他回身关上房门,几步抢去云瑶身边,轻声唤道:“云儿!你来了!”

????这下云瑶没法再装了。她放下橘子回头看了萧楚寒一眼,见他今日装扮已不同昨晚,处处都透着尊贵不凡,心中又是一阵沮丧。

????萧楚寒刚刚下朝,身穿着一袭黑底绣金的朝服,腰间围着玉带,头发也不似昨晚般散落着,而是以一顶金冠束紧。

????这身行头穿上,他就是西凉的王,是这个世界的统治者。自己是什么?一个没读过什么书的小护士。就算托了唐霈的福,自己现在是一家公司的副总,可是跟人家一比,简直就是麻雀跟凤凰。

????好了,不要多想,两人已经分手了,自己今天来找他只为谈正事,谈完就走,绝不跟这个男人有过多的牵扯。

????云瑶看着眼前那雪肤花貌金尊玉贵的男人,心头那一点绮念竟在瞬间烟消云散。不,还有一丝丝不舍跟犹豫,被她死死藏在心底,不愿让任何人发现。

????见云瑶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已不带一丝痴迷,萧楚寒心中猛的一阵慌乱。

????明知道云儿要来,自己真不该继续上朝的。就该打扮成她最喜欢的样子,让她一见自己就心动,就心软。

????萧楚寒一时不知该如何弥补,他想上前去握住云瑶的手说几句软话,却被雪音挡在了面前。

????“我们要的东西呢?你拿到了没有?”

????东西就在他怀里,萧楚寒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以此为筹码,很干脆地掏了出来。

????“你看看是这个吗?”

????“你拿到了?”云瑶惊喜地站起身接过,拿在手里跟雪音凑在一起仔细查看,萧楚寒便顺势凑到她身边,问道:“是吗?”

????云瑶顾不上跟他保持安全距离,从自己怀里掏出南宫墨给的玉勾,两块放在一起仔细研究。

????两块玉材质相同,花纹也相似,上面镶着的云纹看上去也没什么区别。

????云瑶跟雪音两个把西凉的玉勾拿在手里反复看了好一会儿,才满意地点头道:“应该就是这个了。”

????萧楚寒今早去找他老爹讨要王族圣物,倒叫老王爷惊奇了一下。这玉勾由西凉王族世代相传,前一任老王故去前才会传给下一任新王。萧光耀因为偷懒,早早地便将锅甩给了儿子,这圣物倒还没到给他的时候呢。

????“你怎么知道父王有这圣物?”萧光耀疑惑地追问。

????“真的有吗?可不可以给我?我要派点用场。”萧楚寒可不敢说自己要拿去送人,只含糊应道。

????萧光耀看看一脸严肃的儿子,轻轻叹了口气,还是转身打开暗格拿出一只锦盒。

????“在这里,你拿去吧。”

????见儿子打开盒子看了一眼,躬身行个礼便要走,萧光耀连忙叫住他。

????“你且等等,为父有事要交代。”

????萧楚寒站定脚步等他爹往下说,便听萧光耀叹息道:“这枚玉勾据说已在我西凉传承了千年,每一任老王去世前都会将它交给继位的新王。据说这玉勾中藏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可惜我研究了一辈子也没看出它有什么特别之处。”

????见萧楚寒微微凝眉,不知在思索什么,萧光耀并不知他这儿子已经联想到了云瑶跟雪音,还在那里继续说道:“既然你知道了,父王今天便将它传给你,希望你能破解这玉勾中的秘密。”

????萧楚寒点头应道:“是,父王,儿子一定不会辜负您的重托。”

????秘密,这玉勾中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传承千年的玉勾,与神女同名的女孩,能化为人形的小狐狸,这些事情之间到底有没有什么联系?

????萧楚寒看着面前的二人,心里一下子有了许多想法。




欢迎大家访问:塔奇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tqbooks.com/book/97809/238/